與最愛的人一起去賞花!

在台灣,有一件幸福的事,就是可以感受四季的變化。有些變化,是每天日常的漸漸移轉:天氣熱得穿不住多層次搭配、超多品種的芒果可以大快朵頤、點餐、買飲料或甜點時,你總是忍不住選擇那些「季節限定」; 還有一些變化,則需要你邁開步伐去感受──還在煩惱週末該去哪透氣嗎?快依照現在的月份,參考台灣花季時鐘,出門賞花吧!

暑假過了一半的八月,人們漸漸習慣懊熱的同時,有一種常常在餐桌上出現的澄黃默默地在戶外開展──湯碗裡沈浮的金針,是趁其尚未綻放時採下的花蕾乾燥製成;而未被及時摘採的,便留在田裡,成為萱草花毯中的一針。

金針花是我們日常熟悉的食材,為萱草屬(Hemerocallis)中的一種。中國古代文學中常見萱草、忘憂草等,便是指此類植物,相對於五月時興的康乃馨,反倒是中國傳統上代表母親的花,例如「萱堂」一詞常用以借指母親。
餐桌上的金針花蕾雖然其貌不揚,但它的英文名Daylily,卻透露了其盛開的樣貌:和百合一樣有著六枚花瓣,內外兩輪各三枚交錯呈輻射對稱;每朵花僅有從日出至夜晚短短一天的花期,但同簇的花會輪流綻放,因此雖然單朵的花期極短,整片花海的花期卻相對較長。位於花東著名栽種地區的六十石山、赤柯山和太麻里山,便適合在八、九月時,前去欣賞滿山的橙,並在當地享用忘憂的滋味。

金針的採收完全仰賴人工,不僅得判斷花苞是否已足夠成熟,亦需和時間賽跑,否則花苞至隔日便已盛開、不適合製成產品。因此滿山的花海,在以往對農民來說,並非豐收的象徵,而是錯失的遺憾。不過隨著觀光遊憩的發展,這些盛開的金針花倒也成就了另一種吸「金」的方式,除了花東,臺灣中、北部亦有些許地區栽種,且藉著萱草屬植物本身漂亮的花型,也因應需求培育出了許多色彩斑紋更加華麗、適合觀賞的品種。因此,除了平日品嚐美味的金針湯,大家不妨也趁著花期,出門看看它們在戶外開展的樣子吧!